旧西藏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的覆灭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您当前位置:南京思科培训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旧西藏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的覆灭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曾深刻地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历史任务。
  60年前的雪域高原,虽然以十四世达赖为首的封建农奴主们千方百计拖延抵制民主改革,为此不惜作最后的垂死挣扎,悍然发动全面武装叛乱,但终究无法逃脱历史发展的铁律,罪恶反动的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被无情地抛入历史的垃圾堆。从此以后,封建农奴主阶级的残余势力所能做的无非就是整日做着复辟的黄粱美梦,并在西方主子的指使下不时写写诅咒新社会的谤文,向抛弃他们的人民唱唱自怜自悼的挽歌。这一切都显示了饱食终日的农奴主阶级对历史知识的一无所知和反动。
  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作为一种罪恶反动的旧制度,第一次退出历史舞台时,即它本身还相信而且也必定相信自己的合理性并为此不惜与新生的世界进行垂死斗争的时候,它的历史注定是悲剧;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作为一种早已寿终正寝的“死尸”,在新制度早已确立自己合理性的条件下仍妄图“借尸还魂”复辟时,它的历史只能是滑稽剧。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的残余,是旧西藏残留的尾巴,它是历史发展尚待彻底克服的无用的残留物,任何一种绞尽脑汁美化它的企图都只能借助于谎言和诡辩,任何一种妄图复辟它的行动都只能是反动与徒劳。
  现代西藏的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残余及其上演的复辟闹剧,是一种时代错乱,它公然违背普遍承认的公理,它向全世界展示旧制度毫不中用;它只是想象自己有自信,并且要求世界也这样想象。如果它真的相信自己的本质,难道它还会用西方资本主义所谓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等价值观来掩盖自己封建的反动本质吗?还会无视旧西藏封闭、落后、野蛮、罪恶的历史真面目,而一味求助于伪善和诡辩吗?
  在60年前的西藏,历史的必然性是以现实性的形式展开的,是以民主改革的成功、新西藏的建立、百万农奴的新生、生产力的解放为标帜的。这是两个迥然不同的社会的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关键节点上必然会产生的斗争。对此,当时的印度总理尼赫鲁有一个持中的评论:“这是一个生气勃勃、迅速前进的社会”同“一个停滞不前、没有改变的、担心可能会在改革的名义下对自己采取什么行动的社会”之间的冲突,是一场改革与“担心改革”的冲突。因此,新西藏的建立、旧西藏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



上一篇:聚焦难点让慢性病群体享受特保
下一篇:不懈努力续写新时代新税务新征程洪城新篇章